绝望池塘

梦游

[扉斑]得不到爱的人(完)


今年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合作的第四个年头了。扉间的头衔从doctor混成了professor,那几个学生也终于混成了博士,唯一没变的是夜里静悄悄的实验室里吃泡面的二人。


斑又一次在静悄悄的实验室吃泡面,扉间突然从电脑屏幕前转过来,说:“你也别总吃泡面了。”


“怎么?嫌泡面味冲啊。”


“对身体不好,”扉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以后泉奈还要靠你的胃吃山珍海味呢。”


“……”斑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对,放下了泡面碗。他心里有点感动,可能是深夜里比较容易情绪化的原因,他想到这么多年只有扉间在认真地帮他试图完成这个计划:让泉奈死而复生...

5 25

[扉斑]得不到爱的人·中

本章含柱斑,并且不太轻松

但放心还是扉斑HE



宇智波斑像一只敏捷的猫一样从沙发上跳了下去,然后像一只狗一样扑向柱间。千手柱间,千手扉间的亲哥,稳健地接住了斑,然后给了斑一个热情奔放的亲吻。


千手扉间在回头偷看的一秒内马上被辣到了眼睛。


所以说在斑家里等他的人是千手柱间?啊,难怪家里没有女性的迹象,难怪斑第一次见面不叫他姓氏,原来早就认识另一个千手了……扉间的大脑开始不同以往那样有条理地运转了。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斑问柱间。


“想你啦!”柱间说。


“噗!!”扉间嘴里的茶终于喷了出来。...

4 12

[扉斑]得不到爱的人

现代AU,轻松向,HE

含柱斑情节;asexual扉间



千手扉间的实验室来了个新人,期间扉间忙着帮boss跑腿,去国立研究所测样本,等他再回到实验室,打开门,仿佛走错了地方,他险些以为自己走进了全楼层唯一那间尸体样本间。


实验室里说万籁俱寂也不足为过,他的徒弟们竟然老老实实地在岗位上擦拭管、砍切片,他刚要开口,就注意到了试验台旁边那个漆黑的刺猬头。呃,这么说不太好,扉间自己明明也是个刺猬头,但和这个炸毛青年相比,扉间顿时觉得自己护发素用得太多了。


“你是……宇智波斑吗?”他问。


青年看了他一眼,目光深邃,“是。...

3 20

星辰之赐(Turgon中心)

Turgon第一人称,CP:Turgon/Elenwe(BG!),隐梅熊,第二家族琐事+宅熊的恋爱故事。

可算作之前那个《家庭琐事》的第二部…

题目是因为之前看到elenwe名字的释义与星光有关,所以这样起的。除此之外,文中用了金花是Findis之子的设定,我也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的……如果文中有什么bug,欢迎指正……

星辰之赐



我站在宫殿前的台阶上,迎接我的兄长狩猎归来。我的小妹妹,7岁的Irisse软绵绵地贴着我的小腿。

Findekano出猎的第十天,他与劳瑞林之光辉映的金丝发辫又在街上闪耀了,引得年轻的姑娘们都站到街边上来迎接他;有些女孩子鸦羽般的黑发下隐隐透出金光,...

9 69

一片海峡,各自表述(烧船事件相关)

很多年前看过的一种文体,自己也拿来写一下宝钻……

半恶搞,Feanor/Fingolfin有,三白擦边球有,梅熊有,大梅吐槽役注意,每个人都立了flag


一片海峡,各自表述


费诺

西北的烈风正是冲破阴影的标志,只有真正勇敢睿智的诺多族能够听见这个号角。是的,我们即将起航了!在那些几日来仍然摇摆不定颤颤巍巍的痴民仍沉浸在可悲的梦境中时。

一想到我终于丢弃了那帮累赘,我就想要仰天大笑。但这还不是时候,因为维拉的那点小伎俩,希尔卡瑞希的海浪仍然在无用地咆哮着。我必须板着脸,这样我的水手们就会加快划桨的速度;不可思议,每当我露出笑容,周围的人总是会有所迟疑。

可我不在乎他们怎么想,...

[Feanolfin现代AU]分手信(全)

一失手把几千字的存稿给删了…(Howard's mixed feelings face. jpg )一冲动重写完了=_=

好多之前的情节都忘了(不过这种恋爱文嘛…就图个乐啦)……哈哈哈哈let it go……………………………

Feanor/Fingolfin
对照:Feanaro/Aracano
OOC慎入 HE

Feanaro在一个雾气蒙蒙的清晨归来。

街道上死气沉沉,从三个月前Feanaro离开,阴云一直再没有散过;雾气打湿了屋顶和树叶,而走廊的地毯仍是干燥的,因为房子的主人还活着——即使Aracano被电视新闻宣布了自己父亲的死亡,第二天他的衣领仍然熨得平整。

Feanaro探头到书房里,Aracano...

16 67

[Feanolfin现代AU]分手信(1)

崩溃的窝ˊ_>ˋ身心都不正常的情况下码出来的……
OOC警示,不喜请避~

CP:Feanor/Fingolfin
名字对照:Feanaro/Aracano
注意是HE。都AU了,还能不HE么…(幽怨)

————————
1.

Feanaro在一个雾气蒙蒙的清晨归来。

街道上死气沉沉,从三个月前Feanaro离开,阴云一直再没有散过;雾气打湿了屋顶和树叶,而走廊的地毯仍是干燥的,因为房子的主人还活着——即使Aracano被电视新闻宣布了自己父亲的死亡,第二天他的衣领仍然熨得平整。

Feanaro探头到书房里,Aracano从里面抬头看他,手里还端着一杯从三个月前就热腾腾的无糖咖啡,“把外套脱掉,”他说,“...

4 43

归客(Maedhros&Maglor)

脑洞有点大=_=
设定所有人都重生了……大梅视角

我回到维林诺的土地上、用我完整的双手拭去我母亲脸颊上的泪水时,Morgoth最后一个仆人早就消失殆尽已久,春季柔和的太阳光让我以为双圣树又重新照耀蒙福之地,随即我想起,它们的光芒已永远逝去。

我渐渐发现,年轻精灵们似乎把失去右手的Maedhros当作一个永不归来的亡魂,这是他们对于大能者赋予的“宽恕”的理解。而我学会了假装自己来自往昔的岁月,而Mandos已经取走了我对于罪恶的偿还。因为我不想听见我的母亲告诉我她已原谅我们。

如果精灵的灵魂是不熄灭的,死亡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最后我发现那只不过是我们所能描绘的最深的伤痕罢了。

时间从不是赎罪的良方。所幸精灵...

4 67

【CP乱炖之三】孤独(Galadriel&Aredhel)

警告:邪教短篇,注意避雷。

孤独

本篇是Galadriel/Aredhel 没错就是百合…

(以此不敬之文献给我的秘密星辰)

活着的一大乐趣是不断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Irisse从不畏惧在幽暗的森林深处独身驰骋,因为她期许意外来冲撞她的心,而她的心跳就是为此而生。

一个意外之事就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的:那是Indis与她的两个儿子的晚宴,没有对每个人嘘寒问暖的Finwe,没有聒噪的费诺里安,只有Nolofinwe和Arafinwe两家人。这本是个慵懒又放松的家宴,Irisse想,只不过有一个人总有点让她扫兴,那便是Artanis,她那刚刚成年的堂妹。

Artanis不太像Arafinwe家的任何一个人,而只...

8 44

一个Feanolfin的段子(。)

Feanor对Finarfin说:我是你half brother in blood, full brother in law………

Finarfin:哦

26 13
 
1 / 3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