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池塘

梦游

[扉斑]得不到爱的人

现代AU,轻松向,HE

含柱斑情节;asexual扉间


 

千手扉间的实验室来了个新人,期间扉间忙着帮boss跑腿,去国立研究所测样本,等他再回到实验室,打开门,仿佛走错了地方,他险些以为自己走进了全楼层唯一那间尸体样本间。

 

实验室里说万籁俱寂也不足为过,他的徒弟们竟然老老实实地在岗位上擦拭管、砍切片,他刚要开口,就注意到了试验台旁边那个漆黑的刺猬头。呃,这么说不太好,扉间自己明明也是个刺猬头,但和这个炸毛青年相比,扉间顿时觉得自己护发素用得太多了。

 

“你是……宇智波斑吗?”他问。

 

青年看了他一眼,目光深邃,“是。你就是扉间吧。”

 

“千手扉间。”扉间礼貌性地和他握了握手,“欢迎。”

 

他有点不自在,通常他喜欢别人喊他千手,“扉间”这个称呼太亲密了。宇智波斑真是个热情的小伙子,扉间这样想。

 

很快他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宇智波斑不但绝不“热情”,甚至连“小伙子”也称不上。他简直就是个冷酷的大爷。难怪自己的徒弟们都老实上岗,宇智波斑走路带风,不苟言笑,经过谁的身边还时不时一阵见血地指出实验失败的关键,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对其进行无情嘲笑。虽然扉间才是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但斑从气势上已经快要把他挤下去了。

 

这样不行。扉间想,自己得找斑聊聊。

 

“斑,”扉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我的实验室一切都好?”

 

斑抬了抬眉毛,扉间注意到他的眉毛很好看,“有话直说吧。”

 

“好,”扉间也不含糊,“我发现最近实验室的气氛有点压抑,如果你对你的工作量不满意,可以和我直说,不用给那几个研究生施加压力。”

 

斑轻笑了一声,“嗯?那我也直说了,我确实觉得手头的实验有点无聊。”

 

“这样吧,”扉间想了想,“我把我个人的课题跟你说一下,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兴趣。”

 

“你的课题?关于中枢神经移植体排斥反应的那个?”斑眯起眼睛,让扉间不自觉背后发凉,“我听说你现在进入瓶颈了啊。”

 

“随你怎么听说,”扉间微微不悦。

 

“我看了你的实验记录,”斑话锋一转,突然说了一长串专业术语,快准狠地点出了实验设计的问题所在,又发表了一番扉间不得不承认非常有见地的见解。

 

扉间有点诧异,这个人什么来头?

 

答案很容易找到了,只要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宇智波斑四个字,映入眼帘的就是数篇第一作者的高影响因子学术文章,还有好几篇新闻报道提到了宇智波斑的重要研究成果,再往下看,还能看到某学院某某奖学金获得者、某某大赛一等奖、某校著名校友等等头衔。

 

扉间更诧异了,这么有作为的青年,怎么会跑到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实验室来?虽说自己的研究也是国际前沿的课题,但由于一些伦理问题存在争议,一直属于冷门领域。

 

“咳,”斑对于扉间的疑问有些不满,“我自有我的目的,这个就不必禀告了吧?”

 

扉间也不是八卦之人,“个人原因我当然不感兴趣,不过最好不要对我的项目有什么企图。”

 

斑保持体面的同时对他嗤之以鼻。虽然两人的初次见面气氛微妙,但两人毕竟都是实干家,加上斑总是忍不住对别人的工作指手画脚,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实验室的研究速度因为斑的到来而大大提高,这一点扉间还是颇为满意的。

 

两人熟悉得快,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两个人都是工作狂。实验室人去楼空时,只有扉间还在办公室看文献,而斑就常常在旁边的机器前测数据。

 

“你说,那是什么感觉?”

 

有天半夜,斑突然问扉间。

 

“什么什么感觉?”扉间正在眯着眼看一张排满数据的表格,随口应付斑。

 

“把你的大脑移植到别人身上。”

 

“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研究这个的嘛。”斑不满道,“你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啊……什么想法?”扉间继续敷衍。

 

斑转过身,抱起胳膊。

 

扉间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说:“我是个科研工作者,我不会去想那些伦理问题,我只想知道人体会不会排异,不想知道大脑的想法。”

 

“你做这个研究,”斑挑眉,“就一点别的想法都没?”

 

“没有。”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研究成功了,也许身边会有这样的病例?”

 

“……”扉间觉得斑就是闲的,“你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 斑不再理他了。

 

斑这个人很情绪化,有时候实验的一点小突破都让能他兴奋不已,学生的一点小错都会被他臭骂一顿,有时候他又会莫名其妙地沉默起来,从背后看还蛮落寞的。扉间渐渐觉得斑可能不是一个科学狂人,他只是一个习惯了优秀的人,而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有着完全个人性质的目的。

 

熟悉了这点之后,他还发现斑的作风并不是架子,只是他秉性我行我素,比如在实验室一边解剖大鼠一边吃泡面的样子,让扉间看了都觉得微微不适。

 

两个人也习惯了在深夜加班的时候偶尔聊两句,大部分都是斑挑起话头,又是斑最后不耐烦地结束对话。

 

比如,“扉间,”有天斑还是提到了,“你总是加班到半夜,又一早准时上班,看来是单身很久了?”

 

扉无奈屑道:“你要开个深夜情感节目么你不也一样?”

 

斑嗤笑道,“我就当你默认咯?大龄优质单身男青年。”

 

“你还说我?”扉间一边看文献一边说,“你不也一样?”

 

斑摆了摆手,“我虽然加班到深夜,但有人在家等我啊。”

 

“哦。”扉间回头打量了一下斑,心想谁能受得了和这种人谈对象啊,算了,这些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扉间当时是这样想的,但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斑的感情生活和自己关系大大的有。他发现这件事源于一天他和斑都提前结束了当天的实验,难得地决定按时下斑。两人一起走出实验楼,突然电闪雷鸣下起暴雨来,雨中斑掏出车钥匙,不远处的某辆豪车闪了闪车灯。

 

斑说:“上车。”

 

扉间没带伞,自然也没拒绝,“我家就在前面的路口左转第三个房子。”

 

“你住得这么近,难怪从来不迟到。”斑说着,笔直地开过了路口,把车开到了自家后院。

 

斑住在三个街区外的一个富人区,房子的装修风格十分诡异,正门上挂着一个红白相间的团扇图案。

 

“你把我带你家来干嘛?”扉间想到斑提到过的在家等他的那位,“你家不是还有人等你吗?”

 

“今天不在,”斑言简意赅,“认识这么久还没请你回家喝茶呢。”

 

“……”扉间有种被教导主任叫去喝茶的感觉。

 

斑的家里说不上整洁,但并不脏乱。文件和书随处乱放,但碗碟杯子都整整齐齐放在木制橱柜里,扉间看了一圈,没发现任何女人的踪迹,整个房子就像是个比较体面的单身汉的家。趁斑去沏茶的功夫,扉间总算在斑的卧室床头柜上发现一张合影。照片里面有两个小男孩,大一些的扉间可以认出那双眼睛属于少年时期的斑,小一些的是一个同样穿着打扮的刺猬头男孩,眉眼和斑相仿,气质却完全不同。

 

“你在干嘛?”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了。

 

扉间心虚地放回了照片,“不好意思,”本想问问这是谁,但由于擅闯了人家卧室,扉间就没有问出口。

 

两人回到客厅,斑四仰八叉倒在沙发上,翻起手机,毫无待客之礼,“晚上叫外卖吧?”

 

“谁说我要留下吃饭了?”扉间无奈。

 

“披萨不错,你要辣的吗?”

 

“……要。”

 

夜色渐浓,两人就着斑的浓茶吃了速食披萨,瘫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扉间问:“照片上那个孩子是谁?”

 

“那是泉奈。“斑说。

 

“泉奈是谁?”

 

“是我的眼睛。”

 

“……”扉间刚想骂斑又说这种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突然间,钥匙转动的声音响了。

 

两个人都坐起来回头去看,在门打开的一瞬间,扉间死命把头缩到了沙发后面。

 

与此同时,斑喜悦地喊了一声:“柱间!!”


评论(3)
热度(23)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