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池塘

梦游

[扉斑]得不到爱的人(完)



今年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合作的第四个年头了。扉间的头衔从doctor混成了professor,那几个学生也终于混成了博士,唯一没变的是夜里静悄悄的实验室里吃泡面的二人。


斑又一次在静悄悄的实验室吃泡面,扉间突然从电脑屏幕前转过来,说:“你也别总吃泡面了。”

 

“怎么?嫌泡面味冲啊。”

 

“对身体不好,”扉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以后泉奈还要靠你的胃吃山珍海味呢。”

 

“……”斑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对,放下了泡面碗。他心里有点感动,可能是深夜里比较容易情绪化的原因,他想到这么多年只有扉间在认真地帮他试图完成这个计划:让泉奈死而复生地计划。

 

他看着扉间侧脸的轮廓,突然觉得自己并不了解这个男人,即使他们已经在同一个屋檐下度过了将近四年。

 

“你的愿望是什么?”斑问。

 

“嗯?”扉间已经习惯了斑的跳跃式思维,“世界和平?”

 

“别来这套。”

 

“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

 

“??”斑汗颜,“你这话就老套了点吧。”

 

“什么老套,我是真心的。”扉间也汗颜。

 

“这么说,千手扉间,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斑打趣道,脸上带着“人人都会爱上我”的自大表情。

 

“我没有。我不会爱上你的,放心。”扉间平淡地说。

 

 “呃,我才不需要你爱,”斑觉得话题有点诡异,只能转移话题,“说回来,这四年都没见你和谁交往过。你心里该不会一直有个喜欢的人吧?”

 

扉间貌似思索了片刻,继而仍然平淡地说:“没有。我不会喜欢人的。”

 

“这是什么话?”

 

“我是无性恋。”

 

“……???”斑惊了。无性恋他倒是大概了解是怎么回事,但扉间这种平淡的口气说出这种话也太违和了吧?(不,事后斑觉得,简直是太和谐了)“你确定?”

 

“我确定。”

 

斑无语,他看看扉间的侧脸,又把目光移开。

 

“再说,”扉间开口道,“就算假设成立,我也不会和大哥抢人。”

 

斑眨眨眼,“哦,我和柱间分手了。”

 

“……???”扉间惊了。“什么时候的事?”

 

“几年前?可能是两年前吧。”

 

“你确定?”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

 

扉间再次被自己家里的drama震惊了,他脑内闪过一万种剧情,“为……为什么啊?”

 

斑耸耸肩,“我们对于人生的看法不同。”

 

柱间的身影,对此时的斑来说,已经很遥远了。尽管还不够模糊,但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变得模糊。而泉奈的影子却总是那么清晰的。曾几何时,斑以为柱间能够理解他的感受,毕竟柱间的小弟千手瓦间幼年死于车祸。但柱间只是一味地劝诫斑放弃对实验成功的幻想,告诫他只有放下过去才能好好生活下去。

 

但他怎么就不懂,在每一个无助的弟弟呼唤着自己的名字的梦醒来,面对着那样漫长漆黑的午夜,剩下的人生根本没有意义。

 

“瓦间啊……”扉间难得地露出了一个怀念的表情,“大哥会说他一定在天国过得很好吧。但对我来说,死了就是死了,去想他会怎样,毫无意义。”

 

扉间平淡地说:“但想到瓦间,我宁愿当初那场车祸发生在我身上。”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是无性恋的?”斑问。

 

“??”扉间再一次为斑的跳跃性思维感到无语。

 

据斑所知,无性恋可以算是一种没有性取向的性取向,这下好了,实验室一共五个人,三个(疑似)异<防河蟹>性<防河蟹>恋,一个同<防河蟹>性<防河蟹>恋,一个无性恋,简直可以高举彩虹大旗评选人文精神奖了。

 

但斑有点微微落寞,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打心底里他是真的怀疑、也暗自希望千手扉间有点喜欢他的。尽管他没打算回应这个假设中的喜欢,但他就是找不出理由,解释每天早上的咖啡,每晚加班的闲谈,偶尔的扉式关心,以及一句“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

 

但斑不得不承认,想到扉间会一辈子陪他在实验室加班,直到送他上手术台那天,斑就感到不那么孤独了,甚至有点开心。

 

有时候他也会想到,随着时间挪移,他们的年纪也在慢慢增长,也许有一天,实验室会只剩下扉间一个人。学生们会成家生子,去过自己的生活;自己会死。还有谁能在夜晚的实验室里陪扉间吃宵夜呢?

 

想到这里,斑忍不住为扉间的未来打算起来。他设想过扉间的实验成功的一百种可能性,接过诺贝尔医学与生理学奖的奖章也并不是不可能,也许泉奈还能帮他去看看,千手教授接受采访的一本正经的样子,站在讲台上平淡地谈起他是怎么给他昔日的同事换了个脑袋……

 

斑突然感到了难过,他意识到他自己不想错过这样的场景。

 

“斑,你想过失败吗?”某天扉间突然这样问他。

 

斑忽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构想过这种结果。

 

“年纪大了,开始考虑这些有的没的了,”明明比自己还小的扉间摆摆手说,“你当我没问过。”

 

这时候两个人正坐在扉间家的沙发上看刑侦剧,看得斑哈气连连,重要的是手边连一盒鸡米花都没有。扉间严格遵守低油少盐的饮食守则,只喂自己的实验大鼠(斑)喝超淡的花茶。这要是在斑家里,斑早就订披萨看《全美超模》的撕逼大战了。不过最近他越来越多在扉间家里借宿了,可能扉间的花茶里放了安眠药吧,斑在扉间家里睡得格外好。

 

宇智波斑认识千手扉间的第十二年,实验大鼠终于迎来了自己以命续命的希望。扉间的实验项目终于获得了重大突破,国际上的争议越来越激烈,合作的邀请函也塞满了信箱。

 

接受采访的是宇智波斑,斑说:“我们做的是纯科研项目,没有计划投入到临床使用。”然后戴上墨镜,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扉间是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幕的,他那时候正在斑家里帮忙打扫卫生,好不容易给自己泡了杯茶,又一口喷了出来。

 

他找到斑,问:“怎么就不投入临床了?”

 

斑像十二年前刚会面那天那样,一阵见血地指出研究的几个关键点,指出了实验结果可能并不会顺遂人愿这个结论。“与其把这些解释给记者,还不如干脆取消临床来得方便。”

 

扉间无法反驳。

 

斑知道这么多年下来,扉间从来没有停止思考实验失败的后果,但他从未开口和斑讨论。如果斑不想面对,那么所有的可能性都没有意义。从某一天的清早,斑被照在脸上的阳光唤醒时,他突然接受了这些可能性。

 

两人又回到了白天教学生、晚上在实验室加班吃泡面(扉式泡面:清汤非油炸,加鸡蛋)的日子。

 

“你说我把房子卖了怎么样?”斑说。

 

“那你住哪儿?”

 

“你家啊。”斑理所当然地说,“你家上班方便。”

 

“……”扉间想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又觉得哪里不对。

 

斑搬到了扉间家里。斑仍然会盼望着下一次实验的成功,盼望着研究的新结果;同时,他也盼着今晚扉间的茶能浓一些,要是扉间没空做饭就更好了,自己正好叫份披萨外卖,两人份那种。

 

 

尾声

 

千手扉间从小就学会了不去期待“爱”,随着年纪增长,他确信自己不需要爱也能活得很好。尽管父母尽职尽责,兄长处处护着他,弟弟也习惯于依靠他。但父母只会给他传达一个又一个命令,兄长会笑嘻嘻地把烂摊子丢给他,弟弟也只有作业写不出来的时候才黏着他。

 

青春期过完,扉间意识到自己对任何人都没有任何意义上的冲动,他便更坚信他这辈子和爱划清界线了。

 

斑说:“你就像那种漫画和电视剧里的工具人,让人一看就没有兴致给他安排爱情戏码的那种。”

 

斑说:“我就是那种不但剧里有很多情史而且粉丝还会脑部恋爱剧情的角色。”

 

斑说:“拯救你这种缺爱的角色就靠我了。”

 

扉间点点头,表示赞同。

 

【完】


评论(6)
热度(36)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