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池塘

梦游

Fingolfin的糟心奇幻之旅(4)

现代AU,助攻渣爹(不)上线


第四章

Finwe保持着他一贯充满溺爱和好奇的目光望着他的长子,仅仅用余光去扫视那些费诺讲解的复杂设计;而Feanor自如地挽着父亲的手臂,沿着大厦一路经过的风景向父亲介绍自己新增添的各种新型自创机器。

而为数不多的员工们则熟视无睹地在各自的工作区内工作(包括查账的Caranthir,他只粗略地欠身示意;而Curufin早在一个月前被派去了地球另一端考察Feanor的新矿场)。

“对了,Arakano呢?”在足够的父子情深之后,Finwe好奇地问。

他从自己的长孙那里得知自己的次子正和长子“相当和谐”地相处,这让他很是欣慰。

这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Feanor(充满情调和趣味的,Finwe语)工作层的生活间。Feanor懒洋洋地笑了笑,说:“就在附近呢。我叫他出来。”

他推开磨砂玻璃的门,那本画册已经摆回了桌子,而那个小身影却不见了。

他检查了厨房和餐厅,Fingolfin都不在那里。“呃……谁知道他跑到什么地方了……”Feanor依然懒散地四下找寻。

Finwe被身后的声音所吸引,他转过身去看,一个矮小的影子快速闪进了起居室。

“Feanaro,”他惊诧地叫道,“那是谁?”

 “那是Arakano。”Feanor镇定地回答他。

Finwe看上去陷入了一种惊异的茫然,于是Feanor言简意赅地把事情的经过(在申明自己不是犯错的那个的前提下)告诉了Finwe。

Finwe的眼睛慢慢亮起来,他——像第一次见到Maedhros时那样——开心地说道:“Feanaro,快把你弟弟领出来,让我看看他!天哪……我竟然能再次目睹我成人多年的儿子重返童年的模样!你总是无意中为我创造这些珍贵的快乐时刻,Feanaro……”

Feanor走进自己的卧房,他——难以置信地——看见他的半兄弟小小的身体正迅速钻进他的床底下。

“喂!你在……”Feanor不耐烦地蹲下身,但是不足以看见床底下的小孩子,“Nolofinwe,你用不着因为这幅样子就羞于见到父亲!你连你的儿子都见过了——何况父亲还是亲眼看着你长大的。”

床底下的小东西只发出一些细碎的响动之后就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了。于是Feanor万般无奈地,正打算趴下去;Finwe走进来了,他疑惑地寻找着次子的身影。

“床底下。”Feanor皱着眉说。

Finwe被逗乐了,他的脸上充斥着Feanor所熟悉却不愿与人分享的宠溺。“Arakano?你为什么不见见我?”等了一会儿,不见回音,他不顾形象地直接趴下,向床底下去看去。“Arakano?”

这一次Fingolfin似乎打定了主意装作不存在,这种幼稚行径是几十年间Feanor和Finwe从未见过的。所以Feanor只好断定这是逆生长的后遗症,“他精神不太稳定。”

最终,Finwe无不遗憾地放弃了捕捉自己次子的愿望。他和长子享受了温馨的午餐后,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茜玛丽尔大厦。

Feanor回到居室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靠着沙发坐在地上的Fingolfin。他走到餐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在离沙发不远的椅子上坐在来,眯起眼观察他的半兄弟。而对方正呆呆地蜷缩成一团,不再以翻阅什么书籍来掩饰低落。

“你不想见他。”Feanor低声陈述,“不是因为你觉得儿童之身窘迫。”

Fingolfin低垂着眼睑,脸上没有显露什么情绪,这仍是他属于成年人的那一部分特征。但他开口了,“他喜欢小孩子。”

Feanor知道他是在说Finwe,他挑起一根眉毛,尖刻地指出:“人人都知道。否则他干嘛在丧偶之后再婚,又生下两个小孩?”

Fingolfin的身形难以察觉地抖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轻声说:“是啊。”

“所以?”

小孩子迟疑了,然后用更低的声音说:“他只是喜欢小孩子,他并不是真的喜欢我。”

Feanor眨了眨眼睛。

他的半兄弟说出一个他从未料到会从当事人口中听到的,事实。长久以来,他只需要确认父亲对自己的爱,并确保这种爱是唯独属于他的。事实上,他刻意忽视了自己两个年轻的兄弟是否对父爱有所需求。

最终,他叹了一口气,相信他的兄弟属于7岁孩童的那一部分彻底开始运转了;于是他又拎起外套,放缓了语速对仍然坐在原处的孩子说:“穿上你的外衣,我们得出门一趟。天还没黑呢。复原研究需要一段时间,你需要买更多适合你这个年纪的东西。”

————————
我感觉芬威想要更多娃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重新体验小费诺(。)给他带来的快乐……这里的芬熊并不是讨厌爹,而是不知道怎么应对爹这种简单的喜爱,(因为不管他怎么表现都会幼稚得可爱)作为小孩他的本能就是先逃避……

评论(3)
热度(40)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