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池塘

梦游

Fingolfin的糟心奇幻之旅(完结)

现代AU!明天就回学校了,所以…它就完结了。

第七章

 

Feanor打电话来的时候,Maedhros正在朗读《医学》杂志的边栏小故事,有一些词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而Fingon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玩手机,Fingolfin坐在他们中间,偏着脑袋听Maedhros朗读——他终于发觉自己看书的趣味不如听人讲来得多。

“是的,”Maedhros示意Fingon准备动身,“我们这就带他过来。”

Fingolfin什么也没说,接过儿子(本来Fingon想帮他穿的)手里的灯芯绒夹克衫自己穿好,重新抱起沙发里的棕熊,乖乖站到了门口。

“唉,如果变小的是你,”Maedhros悄悄捏了捏Fingon的手掌,“家里估计就得天翻地覆了。”

他们回到Feanor自己的楼层时,Fingolfin敏锐地发觉有一些东西不一样了:有更多的小器物悬浮了起来,骨碌碌地在半空中转动;原本单一青白色的灯有了不一样的颜色,认真的分辨的话,可以看出浅蓝色、鹅黄色和淡薄荷色。

“你们看上去倒是很满足于这种小日子。”Feanor冷冷地打量着小孩子的脸(以及自己儿子和那个臭小子满足的脸),“把他留下就可以走了。Nelyo,你还有正事要办。”他把几份文件交给大儿子。

等年轻人离开之后,Fingolfin轻声问:“我要变回来了吗?”

“还没,我要取活体样本进行一些实验。”Feanor阴森森地说。

“噢。”他只是点了点头。Feanor想起他毕竟是一个医生。


Feanor的实验进行了四五轮,当然,Fingolfin仍然是完好的。看到闪着银光的针头的时候,他试图拖延了几分钟,最后还是屈服了。做完这些之后,他若无其事地在四处走动,Feanor也不管他。

夜幕降临时,Fingolfin终于提醒实验台前的Feanor:“你饿了吗?”

“好吧。”Feanor起身离开了电脑。他顺道拉起了Fingolfin的手,朝厨房走去。

“我觉得我可以做个鸡肉披萨。”Feanor扫视着食材说。

“好的。”Fingolfin心不在焉地答应,开始观察一个悬浮的金属盒子。

“或者千层面。那也不难。”

“好的。”

“不,还是披萨吧,”Feanor皱着眉头说,“但是我饿了,可能会在烹饪的同时吃掉配料。”

Fingolfin转过头去看他,看到对方很严肃的样子,便略带担忧地说:“哦。”

当他开始着手制作披萨饼皮的时候,他的半兄弟静静地待在厨房门口望着他,于是他丢了一小块马苏里拉奶酪到嘴里去,果然看到Fingolfin的眉头不自主地蹙起来了。

“你干嘛不阻止我呢,Nolofinwe?”他严肃地问。

“呃,”小孩子愣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这时候他的伶牙俐齿倒是全不见踪影了。

“不如这样吧,”Feanor也没看他,“你来帮我,这样你也可以偷吃一些食材,我会假装没有看见。”

“可我看到您偷吃了呀。”他机灵地使用了Feanor刚刚用过的词汇。

“那你也不能指出来啊,”Feanor流露出不满的神色,“我们现在是一伙儿的。记住这个。”

在披萨真正出炉的时候,他们两个几乎已经不饿了,但他们默契地围着餐桌坐下来,开始正式的晚餐。Feanor把杯子推到一根细细的金属管子下面,管子自己流出半透明的液体来,刚好一杯;Fingolfin吃惊地看着。Feanor一本正经地说:“这是酒,你不能喝。”

“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Fingolfin咕哝道。

“如果顺利,明天你就可以复原了,到时候……”Feanor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我猜做个小孩子对你没什么吸引力吧。”

“是啊。”Fingolfin若有所思地说,“但是……这次比上一次要好一些。”

“为什么?”

Fingolfin没料到他会这么问,迟疑了一下,随口说:“如果我是大人,就不会吃到这个了呀。”他低下头用叉子去戳披萨上的芝士泡泡。

Feanor有一秒像是被噎住了,最后他只说:“那可不一定。”


当闪光消失之后,成年版的Fingolfin坐在平台上,身上覆盖着一件装得下成年人身体的宽松的袍子。他花了一小会儿时间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Feanor沉默地望着他。

Fingolfin低着头,看上去在回想什么,他的眼里还带着一点恍惚的神色,但他看上去至少是正常而理智的。

“Nolofinwe,”这时Feanor开口了。

对方立刻抬起头来看他。

“你最好是清醒的。”

“我一直很清醒呢,兄长。”他平静地回答。

“噢,是吗……你想不想去天鹅港酒店吃午餐?”Feanor用一种近乎于调戏的语调说道,“据说那里有真的天鹅呢。”

Fingolfin认真思忖了一下,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反问道:“您是在约我吗?”

(END)

————————

芬熊说比上一次做小孩要好一些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没有了来自super中二の费的压迫,而是因为这次总算能够掌控自己对自己的看法了~对很多人来说成长过程中总是要考虑到该怎么看待自己这件事很痛苦吧~(哪有

大概、也许、某天会写个番外?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而且根本没有构思还能写点啥……要是能把狒狒变小就好了。(等等,那样就变不回来了!!

评论(11)
热度(49)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