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池塘

梦游

Feanor的返老还童之旅[糟心熊番外](下篇)

警告:现代AU!白烂文风,伪科学bug多,OOC不能避免。


这番外我写得比正篇还认真是怎么回事…(思考.gif)
CP: FF、MF

Part.4


按照计划,一大早Fingolfin就开着Feanor的大红色跑车(“这排按钮是做什么的?”“水陆转换装置。”“……这个手柄呢?”“车载激光炮唤起器。”“……”)开往城郊的游乐场。

这并非周末而是工作日(医院院长旷工需要请假吗?),而且时间尚早,游乐场里的人并不多。

Fingolfin想起很多年前、他带着Aredhel来游乐场的情形,她是最多与他分享了游乐场回忆的孩子,而那时候他自己也算是个年轻人呢。

今非昔比,Fingolfin恍恍惚惚地从大摆锤上走下来,脑海里止不住播放一些心肺复苏的演习画面;Feanor精神百倍地快步走在他前方,径直走向一个棉花糖摊子。

“海盗船。”Feanor惊奇地说,“这艘竟然那么高。”

“不……”Fingolfin盯着那个飞旋的物体缓缓地说,“您的身材可能会漏出去。”

Feanor轻蔑地白了他一眼,“才不会呢。我算高的。”

Fingolfin眨了眨眼,决定不反驳这句。

他们顺利地坐上了海盗船,Fingolfin似乎从余光里看到Feanor放开了手,他下意识用手去揽住兄长。

逃离海盗船之后,Fingolfin感觉自己的手凉了。他认真的盯着四处观望的Feanor,然后开口:“Feanaro。”

“嗯?”

“你根本不怕失重。你不会怕过山车的。”他换掉敬称。

Feanor露出一个真正的小孩子那样无辜的表情,“我没有说过我怕失重啊。”

Fingolfin瞪了他一会儿,但是最后,Feanor若无其事地躲开了他的目光,说:“去吃饭吧。我饿啦!”

他们来到游乐场中心最大的那家主题餐厅,人开始多了起来,但是人流不会冲散芝士和烤肉的香味。

Fingolfin一手拉着Feanor,站在排队点餐的队伍中,对于中大多数都是成对的年轻人和一些三口之家,他观察着他斜前方队伍里的年轻人,而且确信自己不会认错。于是他伸手不轻地拍了一下其中一个年轻人的肩膀。

“Findo。”

黑头发的小伙子呆滞了一秒,然后飞快地转过头来,诧异又欢快地叫道:“爸?”

年轻人身后的红发青年以及Fingolfin身旁的小孩子同时僵住了。

“你们怎么在这儿?”Fingolfin幽幽地问。

Fingon两眼放光地说:“这是……这是大伯吗!?大伯小时候居然这么可爱啊!大伯您好!大伯您也来游乐场?”

Maedhros难以克制自己的目光下移到自己缩小的父亲身上:“……爸?”

Feanor则是完完全全、毫无反应地僵住了了。



四个人共同享用了微妙的午餐——Fingolfin平静地盯着Maedhros,导致后者一口气不换地喝完了一整杯可乐;而Fingon几乎要在Feanor吃每一口食物的时候投去兴致盎然的一瞥。

“所以您并没打算在逆生长之后见Maitimo。”Fingolfin陈述道。

Feanor哼了一声以表认同。

“而工作日你们两个却在游乐场。”Fingolfin又和气地看着年轻人。

“叔父,我们今天恰好都有空闲……”

“你不也翘班了吗,爸。”Fingon笑眯眯地说,“既然有这样的运气在这里碰到,何不好好享受一家人同行玩乐的乐趣呢?”

他摆出一副无辜又期许的表情。Fingolfin叹了口气。

等到他们辗转到那座庞大的、骇人的过山车下时,Feanor已经差不多忘了刚才的尴尬,除了他拒绝拉任何人的手外,他又开始四处乱窜、对各种设施和食物评头论足了。

“来,”Feanor看了看三个大人,“我们坐这个,正好可以占一排。”

“我拒绝。”Fingolfin镇定地说。现在他有了两个小辈,他可以逃脱这种折磨了。

“我让你坐中间。”Feanor说。

“我可能死于心脏骤停。”

“你坐海盗船还放手来着。”

Fingolfin刚想反驳,猛然发现Feanor眼睛里居然浮起了一层水雾。他一时间慌乱了,“那……好吧。”他只好说。

然后,Feanor打了个哈欠。他丢给Fingolfin得逞的一瞥。

很快,他们排队到过山车出发部位的前方了。目睹一辆车在尖叫之中弹射出去后,Maedhros凝重地说:“我可以坐中间吗?”

Feanor和Fingon显然很享受过山车的快感,事实上,Fingolfin在过快的行驶中产生了一种恍惚的感觉,好像要掉进异次元而不是心脏病突发。

Maedhros平稳地走下过山车,Fingon蹭蹭他的胳膊,笑着问:“你还好吧,Maitimo?”

“我很好,Findo。”红发青年回答。(同时,他的表情仿佛属于一个刚刚被神亲自诅咒过的教徒。)



他们在游乐园的停车场分别了,Fingolfin驾驶着那辆在金色的光辉下比夕阳更红的跑车,载着一个睡着的小孩子驶向城区。

他们回到茜玛丽尔大厦,Fingolfin轻轻地拍了拍Feanor,“我们到了。”

“唔。”Feanor睁开眼,一动不动地说,“我累了,你背我吧。”

Fingolfin伸出手把小孩子细软的身体抱在怀里。

“不是这样啦,”Feanor懒洋洋地抵抗了一下,环住了弟弟的脖子,“别人会认为你是个恋童变态狂。”

“明眼人都不会这么认为的。”Fingolfin说,然后登上茜玛丽尔的观光电梯。

——————————

(卖棉花糖的二梅:“果然我戴个面具爸爸就没认出我,游乐场兼职的收获不小啊。”)




Part.5

最后一天的清晨,Fingolfin比平时更晚一点醒来。Feanor把脸埋在他的肩膀和枕头之间。

“你醒了没有?”他仍带着一点睡意问。

“没有。”Feanor闷声回答。

“我们要去看看过山车吗?”他用更温柔的声音提到。

Feanor没出声。

“我们去看看吧。”最后Fingolfin说。

在游乐场之行后,他慢慢想起了一些事:那道遥远的、立于郊外的山脉,因为它起伏有致的轮廓,也因它发音复杂的名字,在他童年时代,它被一些孩子唤作“过山车山脉”。那群山遥不可及,又可以一眼望见。

他想,如果他没有自己发觉,也许Feanor就没打算告诉他;但是Feanor又把这件事写在计划表里,足以见得他是考虑过的。而现在,Fingolfin发觉了——在那座山的脚下的罗瑞安公墓中,Miriel夫人在那里长眠。

这是Feanor想要改变的恐惧吗?Fingolfin思考。至少在他的记忆里,Finwe家族没有一个人提及、到访罗瑞安。他不确定这是一次合适的试验了,但他打算遵从兄长的意愿。

等到他们抵达罗瑞安,已经是正午了。

“这里好冷。”Feanor说。

山脚下的墓园里空无一人,阳光覆盖着形势各异的墓碑,春天的第一批鲜花已经争相绽放了。

他们慢吞吞地在偌大的墓地里游荡,很快,Fingolfin就意识到:他们根本不知道Miriel的墓碑在什么位置,而且无从有效率地寻找。

但Feanor并不在意,他开始观察罗瑞安的草木与花卉,以及石板的材料。

他们在那里游荡了很久——尽管太阳移动了仅仅一点——最后Feanor说:“这里跟我想得不太一样。”

“是吗?”Fingolfin轻声说,“你想象是怎样的?”

“没有这么多颜色的花,大概。应该有浓雾,至少也有散不掉的水气吧?”

Fingolfin过了一会儿才说:“这里很美。”

“唔。”Feanor扬起头望着远方的某一处,最终他说:“回去吧。这里太冷啦。”

他们就这样回去了,山川的寒气很快被城市的热流冲散,在回去的路上,Feanor很快睡着了。



Fingolfin从医院回到家,想起这将是他最后一晚和童年版的Feanor共处了,他的心里浮起了复杂的感受。年轻时他们曾带着敌意地搅在一起,而这中间的几十年又形同陌生人,如今他们又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紧密连接。

他来到Feanor的工作室,发现客厅被一个巨大的包装盒占据了。

“这是什么?”他已经可以平淡地问了。

“定制加大版等身积木。”Curufin说,“上周就订下来了,可是现在才送过来。”

Fingolfin的脑内快速闪过一些类似于“财大气粗”“劳民伤财”之类的的词语。

“我明天早上9点过来,爸爸。”Curufin对Feanor说。

Fingolfin(劳动担当)和Feanor(指挥担当)用那些做工精良的巨型积木搭建了一座城堡,然后他们把毯子铺在里面,Feanor拎着一串金色的灯钻进来。

“住在这样的地方也不错。”Fingolfin仰面躺下,望着城堡内部闪烁的金色光点。

“你才发现啊?”Feanor同情地说,“哎,我还有更多好主意呢。”

“那我得跟你搞好关系。”Fingolfin思量着说。

“别以为我不会提防你……”Feanor用一种孩子气的语调回答,“提醒你,为了讨好我,你现在应该给我一个晚安吻啦。”

Fingolfin斟酌了一下,觉得那个情形有点诡异,但还是扭过头吻了一下小孩子的额头。

“晚安。”他说。

Feanor没有计较,他照例把脑袋埋在弟弟脖颈间。

在Fingolfin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听见Feanor的声音从胸前穿来:

“对啦,Arakano,明天你要把积木原样装回去,把客厅回复原状。”

Fingolfin重又睁开眼,觉得眼前的金色星星好像变多了一些。


(完)

———————————
番外也结束啦,希望接下来能认真写点正剧…大概吧……什么时候能改改傻白甜脑…(跪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 ▽ ` )ノ

评论(10)
热度(59)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