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池塘

梦游

【CP乱炖大法之二】团圆(Maedhros&Fingolfin)

警告:邪教短篇系列,有各种自由组合CP,注意避雷。
虽是邪教,但都是清新的纯爱文……



团圆

Maedhros/Fingolfin无差

【用了一个二设就是芬熊和大梅年纪差不多的这个梗,我一直觉得这个叔侄同龄感好萌……】




Maedhros和Maglor的人马抵达艾佛林湖畔时,西边的云彩正从底部开始泛红,和辛达姑娘们的笑颊相映。

Fingolfin保持着诺多王室的礼仪接待了寒冷之地的来客。红发的诺多王子伫立在他的面前,向至高王行礼。他便想起二十年前Nelyafinwe向东离去时的辞行,如今,他已经完全是Maedhros了。

宴会在暗橙色的天幕下开始了。几乎是一瞬间,诺多族、灰精灵、绿精灵们哗啦啦地混在了一起。

“他们许多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就好像久别重逢了一样呢。”Irisse在他身边说。

“不用陪着我了,”Fingolfin笑着说,“加入那些年轻人吧。今晚的喜悦是属于你们的。”

他说的很轻松,Irisse也就飞快地逃离了宴席,钻进人群中了。

湖畔的火光中传来琴声,Fingolfin辨别出那是Makalaure的曲子;那首歌曾在提里安演奏,如今它竟然来到中洲了。尽管旋律有所修改,但它仍然俘获了听者的耳朵。

“陛下,”Maedhros走近他,欠身致敬,“原谅我们今天的迟来。”

“忘掉那些旧日的礼仪吧,”Fingolfin看着侄子,“Maitimo。”

他们对视,然后Maedhros说:“好吧,”他把斟满的酒杯递给Fingolfin,“愿光明永远照耀诺多族。”

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有一会儿Fingolfin甚至相信了。

他们相对而立,Fingolfin看到那张熟悉的、未被岁月留下痕迹的脸上,伤痛和激情都荡然无存,那双眼睛里的火焰也不是他所熟悉的。他叹了口气,说:“但愿如此。”

“这样的日子里不该叹气的,叔父。”Maedhros温和地笑了。

“听你这么叫我,仿佛我大了你几千岁。”Fingolfin随口说。

“怎么会?叔父,您看上去跟我一样年轻呢。”Maedhros用滴水不漏地打趣道。

这话一下子把Fingolfin的思绪扯到了提里安的时光。那时候他和Nelyafinwe都只有十几岁,他在宫殿里遇见前来拜访Finwe的Nelyafinwe,Finwe召唤他来见见年长的侄子。

Nelyafinwe先是优雅地行了礼,然后悄悄地揶揄道:“叔父,你怎么看上去比我还小呀?”

“我比你高多了。”Nolofinwe挺直腰板,试图营造长辈的威严。但是片刻后,他们两个就凑在桌子上玩起至高王的棋子了。

Fingolfin微微仰首,望着高大的Maedhros,无法把他与从前的Nelyafinwe王子重合;但他微笑的面容明明是他熟悉的。

“Maitimo,”他说,“我很高兴你能来这里。还有Makalaure。”

他突然伸出手握住了Maedhros完好的那只左手,对方缩了一下,但没有挣脱。

“你知道我一直希望看见你的。”最后Maedhros答道,“但如今北方的阴影与断壁残垣更适合我。”

他反手回握了至高王的手。那是Fingolfin能轻易记得的温度和力道,仿佛他们仍然是一道长大的秘密伙伴,在Finwe的花园墙下以探讨内政相约,最后滚进花丛里的年轻人;仿佛希斯隆夜晚的篝火可以掩盖澳阔隆迪的血光,Mandos的诅咒已经被Feanor的预言取代。但在场所有精灵都可以于今夜暂时忘记往昔的悲伤,唯独Fingolfin是不能忘的。

他也不能假装自己可以抓住Maedhros的双手。于是他松开他,说:“陪我去安静一些的森林里走一走吧,Maitimo。”

“遵命。”

“我们看起来像是讨论公事的样子吗?”

“不太像。我们手牵手来着。”

“好吧。毕竟我们是久别重逢的近亲啊。”这时候Fingolfin倒是勇于承认这个事实了。

在远离了火光之后,他忽然感受到一种奇异的轻松:即便希望是他说不出口的词语,它也将长存于此地。


End
(他们早就分手啦)

评论(14)
热度(38)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