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池塘

梦游

【CP乱炖之三】孤独(Galadriel&Aredhel)

警告:邪教短篇,注意避雷。




孤独

本篇是Galadriel/Aredhel 没错就是百合…


(以此不敬之文献给我的秘密星辰)



活着的一大乐趣是不断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Irisse从不畏惧在幽暗的森林深处独身驰骋,因为她期许意外来冲撞她的心,而她的心跳就是为此而生。

一个意外之事就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的:那是Indis与她的两个儿子的晚宴,没有对每个人嘘寒问暖的Finwe,没有聒噪的费诺里安,只有Nolofinwe和Arafinwe两家人。这本是个慵懒又放松的家宴,Irisse想,只不过有一个人总有点让她扫兴,那便是Artanis,她那刚刚成年的堂妹。

Artanis不太像Arafinwe家的任何一个人,而只有Irisse能够看透这点。无论是Ingoldo和他的金发兄弟们,还是Arafinwe夫妇,他们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而Artanis绝不是。

所以她不能和Irisse交好。她们年龄相仿,是这一代唯二的女孩,自小就被众人相提并论。Nolofinwe倒不说什么,但Findekano总是问Irisse:“你怎么不跟你的堂妹一起玩?”如果她们碰巧一起出现了,就会有人说:“多么美好的一对姐妹!如同金银圣树一般光芒照人。”

“那应该是说我的三叔和他的妻子。”Irisse不屑地想。她不愿被设定为与任何人有关的事物。

所以那天,意料之中的是她们被安排坐在一块儿,因为Indis喜欢女孩子们。Ingoldo和Turukano坐在她们两侧。他们不知怎么谈到了第一家族的孩子们,Irisse便随口开了一个玩笑(噢,是关于Curufinwe和Curufinwe的),她随后想到在座的人大概都不能理解她的意思。

的确,她的哥哥和堂兄严肃的看着她(老天,他们真无趣!),这时,Artanis突然笑出了声。

她惊愕地看着Artanis。Artanis用她聪明的眼睛望着她,使她竟不好意思了,于是她报以微笑。

这将是Irisse出生七十多年来最大的惊喜——她无趣而高贵的梵雅模样的妹妹为她一个傻乎乎的冷笑话而笑出声!

在银光萦绕的夜色里,她隔着一群叽叽喳喳的男孩子,去看Artanis那双深水般的眼眸,对方准确无误地捉住了她的目光。一切都改变了。

Irisse仍旧习惯于穿梭于广袤的林地,而偶然,Artanis会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她年前,她总是唤她“亲爱的姐姐!”,仿佛是对她多年假意情深的报复。

“Artanis,”Irisse问她,“你为什么不迈出你那闪耀的宫殿来到更广阔的土地看一看呢?”

“宫殿之外是蒙福之地的乐土,而这乐土之外又是什么呢?我的姐姐?”Artanis笑道,“是安逸的森林,清澈的海洋吗?更远的地方呢?又和我在书本里读到的有什么区别呢?”

“可你不能在宫廷呐喊,不能在你的书本里奔跑呀。”

“如果我将呐喊,那我不会面对这安逸淳朴的生灵;如果我要奔跑,身后也不该是动也不动的花海啊。”

Irisse便第一次发现了Artanis的秘密野心。她感到她的妹妹体内藏着比火焰更加剧烈的力量,多年后她把那归结为一种“生命力”,那是她在冰崖上望着Artanis扶持领导着众人的背影想到的。

Artanis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微微发凉,“我亲爱的姐姐,”她呢喃道。

一瞬间,Irisse感到万籁俱寂,她的心跳也消失了。

“听说你有预知的能力,”她开口说,“我的心归于何处?”她不曾想有一天她会开口问出关于自己命运的话来。

Artanis只说:“远处。”

“我多希望把我的心交给你,”Irisse心里想,“因为除了你没有谁会听懂它的低语。”

但这颗心不属于任何人。Artanis的心也是。她们如此孤独,从不结伴而行。她从没想过竟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孤独使她们彼此倾心。

“如果有一天,你嫁给一位精灵,”Irisse告诉Artanis,“他必定有两颗心,这样便可以分给你一颗。”

她眼前浮现出这样的景象:一个白衣金发的端庄女子,轻轻抚摸着一个银发小女孩的头顶,却给她讲着几个不好笑的轶事——用她那奇怪的幽默!也许她会提到她往昔唯一的姐妹:她有一头黑发,与自己在无人的夜里大声讲兄弟们的笑话。

“喔,维林诺的风流往事!”最后,她会这样一说,被自己逗笑了似的,然后再也不提。

End

评论(8)
热度(44)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