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池塘

梦游

Fingolfin的糟心奇幻之旅(2)

现代AU,白烂文风bug多


第二章

Feanor思考着。

他没有考虑过逆生长之后的还原问题,但是倘若用类似的原理,制成还原装置应该不难。首先……那时候Fingolfin为什么突然来找他?他们已经几个月没见面了。即便是见面,也是在Finwe的家庭宴席上,而那时候他也没和他的半血弟弟说过几句话……说回来,他们相处的几十年间也没说过太多话,他甚至都忘记Fingolfin小时候的样貌了…所以在他见到逆生长的Fingolfin时,他也不免被科学之外的部分所惊讶……

啪地一声,Feanor把笔拍在桌上。第六次企图设计还原装置的思考失败了。

习惯性地,他并没有注意到,窗外的天空已经完全黑了。城市的灯火照亮地面,而不能照亮天空。在茜玛丽尔大厦散发着淡淡银光的楼层顶部,实验室的灯孤独地亮着。

然而,宁静很快被打破了。

“他在发烧。”

Maedhros说。Fingon拉着Fingolfin的一只手,而那孩子的脸色平静而微微发红,可以看出一丝疲倦。

“所以…?”Feanor挑眉,“为什么不带他去医院?急诊?”

“我们去过了。”Fingon答道,“检查数据一切正常,退烧药没什么用,我也不敢加大剂量。所以我们想,可能和您的实验有关…”

那不算个实验,那只是个意外。Feanor没有接着说下去,他唤出医疗器材,打算亲自给麻烦的Fingolfin做个检查。

在等待检验结果的时候,Feanor终于对他的儿子(和他儿子的男朋友,哼)说:“你们回去吧。先把他放在我这里。”他不会真的承认,自己的儿子本来不必卷入这场闹剧的。但他同时在想,明明是自己被Fingolfin害得卷入这闹剧中。

在实验室重新归于安静时,他仔细打量躺在实验台上的那具瘦小的躯体,然后问道:“今天上午,你找我做什么?”

Fingolfin似乎迷茫了片刻,然后用他稚嫩的嗓音说:“没什么特别的…医院里的事,上一次与茜玛丽尔合作的临床项目…”

一方面,Feanor感到一种异样的触动,因听到一个小孩子用童声讲了一连串官方的词汇,这有点滑稽;另一方面,他隐隐有一些失望:他想起来了,那是Finwe希望他能与兄弟合作的若干件公事中的一件,而Fingolfin确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来找他。

“试一试这个,应该能让你退烧。”Feanor一边自顾自地讲解他思考得出的原理,一边把针头扎进他一声不响的兄弟的手臂。


天刚刚亮起来的时候,Fingolfin醒来了。

他习惯性地用几分钟来梳理思路,感觉自己清醒起来之后,他从(有点高的)实验台上跳下来,才发现落在地上的一件外套——属于Feanor的,当然。

他拎起来,费劲地抖了抖并不存在的尘土,然后往里间走去。

“抱歉。”他对显然是彻夜保持清醒的人说。

“嗯?”对方抬起头来。

“给您添了…麻烦。”他不太情愿地承认,“我现在还是先回家比较好。”

Feanor被逗笑了——他毫不掩饰——这让Fingolfin有点懊恼地生气。接着他的兄长说道:“你哪里都不许去。我需要观察你。时不时在你身上做一些小实验之类的。”说这话时,他几乎都带上了恐吓的意味了。

Fingolfin没忍住翻了白眼,“那随您的便。”他把衣服奋力扔到桌子上。

“Nolofinwe。”Feanor忽然叫道。

Fingolfin回头,目睹一个意味复杂的、冷冰冰的灿烂笑容,正在Feanor脸上绽开。

“父亲今天要来茜玛丽尔。而且他知道你在这儿。”

评论(1)
热度(38)

© 绝望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